网站首页 美发世界 美容世界 美甲世界 化妆世界 美体世界 服装世界 摄影世界 街拍世界 婚嫁世界 长发世界 居家世界 非主流世界 情感世界
当前位置:美业世界 >> 情感世界 >> 爱情 >>

.★★他为她治病出卖肉体赚钱……之后那女人却和我开

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

.★★他为她治病出卖肉体赚钱……之后那女人却和我开
作者:感人 来源:爱情 更新:2012-10-18

他抽着烟,躺在沙发上,领口处性感的锁骨在靡烂灯光下诱人,我抬起酒杯向他点头“今晚,那女人好像看上你了…”辰嘴角扬起弧度,“是吗?不知道她钱够没,我可是这家店的金牌…”我转过头,就见那满脸粉妆的女人向晨走去。“晨恩…今晚我可是预订好你了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看到了晨眼里的厌恶一闪而过,不过立马他搂住那女人,咬住她的粉耳,“你的钱准备好哦…”…那女人哈哈狂笑起来,在喧嚣的音乐声中被吞没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和晨是出来卖的,你看得没错……在我们的世界里,只有黑夜…只有金钱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认识晨是有次遇见他被一群流氓抢劫,我救下了他,把他带回我的公寓里,他满身是,落魄的样子就像流浪汉,不过他从洗澡间出来时,我彻底愣住…他太美了…像漫画里的人,帅得人神共愤…虽然本人也挺帅…他说他要赚钱,有急用,无论什么活他都干…我随口说了,卖最快。他愣愣的看我,我抽了根烟…“我就是牛郎”他眉头紧锁,好看的瞳孔里有我的身影,他在打量思考…我递给他一根烟,“没什么不好,这样赚钱最快。”我吐出烟雾,看见他捏紧的拳头,“兄弟,闭上眼,就当那些女人是萝卜”他噗赤笑出声来,随后脸上又凝重起来,他点了根烟…说起了他的情况,他为了给他的未婚治病已经变卖所有家产,他和她本就是孤儿院出来的,出来赚钱没多少积蓄,她被病魔折磨时的痛苦他宁愿是他来承受…他躺在沙发上,闭着眼睛吐着烟雾,他这个样子给我莫名心疼…“我给你时间考虑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★.............!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       .后来,他又一身落魄的出现在我公寓门口。那刻我和莉姐正打得火热,她在我身下狂野得像只猫,玛的、她指甲真该剪了,抓得我脖子上全是痕,门铃声响个不停,我停了下来,莉姐狠狠的咬向我肩膀“丫的,你给我继续!”“亲爱的,我朋友来找,是个帅哥哦…”我想着一定是他来找我,有点兴奋又有点心疼。“哦?”莉姐推开我,裸身去点了根烟…“去开门”我就知道这死女人的脾气,不过谁叫她包养了我呢…我随便拿了浴巾遮住下身,开门,他愣了一下,看样子他准备好了,“进来吧。”他犹豫了下还是跨了进来。★★★莉姐还是躺在被揉得不像样的床单上,胸前围着浴巾,优雅着点烟,妩媚得像妖精。他疑惑的看着我,我搂起莉姐“我的女王…莉姐,也是夜店<狂>的女老板。”莉姐笑着打量他,“小兄弟,听夜的说法,你想当牛郎?”晨恩低头点了点,但我却看出他的自傲被他隐藏,“看你样子,可真美味,”莉姐从床上下来走向晨恩,“好美的男人,十万一个月,来我店里…”莉姐向我使了个眼色,我走了出去,我知道这女人对男人的渴望。我把房门关起,点了根烟靠在墙上。房内一片呻吟声…...
         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!.!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!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.!...我不得不说,晨恩真的很美,他是<狂>继我之后最受欢迎的牛郎,他如夜的璀璨面容,总让那些女人为他疯狂,我拍拍他的肩膀,“照这样下去,你做满三个月就凑足你女友的病钱了”他用毛巾擦了擦脸,他冷笑了一声。“是啊,快结束了”★★那天他带我去见他的女友,他特意打扮了一翻,还买了套新衣,他问我怎么样,有没有白领的感觉,我点了点头,“人模人样的”我当然不能告诉他,他比我帅。他笑着给我一拳。在计程车了他又拉着我叮嘱,不能让他女友知道他的职业,我叹了口气,点了点头。看得出他真爱那个女孩。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!.....................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女孩有种病态的美,芊弱得像瓷娃娃,她见到晨恩的出现,整个人都阳光起来,我想这就是爱情吧…而我从不知那是什么…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他削给她吃苹果,两个人甜蜜得不像话,“咳咳…你两个有没有把我放眼里啊”晨恩把苹果喂进他女友衿梦的嘴里,笑着看我“兄弟,羡慕你也去找个啊”他阳光明媚的脸刺痛我的心。我看向窗外,我有资格吗?因为父亲的赌债,我卖给那个女人七年……七年,之痛,…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!...............!...!..!.!!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..我们从医院出来之后,他的笑容渐渐敛去,“刚对不起,”我轻笑一声,“没事,我这种人,活着就是个意外。”他突然抱住我,“谢谢你。”我愣住,他身上有股淡淡的清香,不似那些女人的香水味,而我…轰,因为他的拥抱而有了反应!!!该死的,我狼狈的推开他,他疑惑看我“大男人的,这点事还说谢谢!”我干笑来掩饰自己的尴尬,他到没说什么,只是那张脸一直那么忧郁,“走吧,今晚我们喝酒去!”“恩,旷工”“旷工?不怕莉姐把你榨干啊…呵呵”“谁怕她啊…我先让她下不了床!”“呵呵…”夜色很美,路人回头看着两个大男孩,那些笑声空荡的回响……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晨恩…我希望我们,永远悲伤……
   ….......!!!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!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!<狂>一到夜晚就热闹得不像话,我冷然坐在最角落,喝着白兰地,有很多女客人来我身旁,但看清我面容后又离开,因为,这个男人是属于这家店的女主。我被贴上她的标签之后就没有接客了,我的客人就只有她。说真的,她、我不敢惹。传闻她曾是天龙帮老大的女人,后来那头目死了,她掌管帮派,又后来她让位给人,退出开了这家店,她背后自然是天龙帮撑着。…夜色靡烂,灯光闪烁,我看了周围的人群,晨恩在场中应付着女客,可是莉姐哪去了?她一向在场中嘻舞,今天怎么没出现,我上了二楼她的专用房间,来到门口就听见里面有争吵声,低沉的男音说明他不是本店的郎,那是谁?莉姐的朋友?!她的朋友我大多认识。“文莉,和我回去吧…我会好好疼你…”“那你老婆呢!!”“我……你当我情人总比你开什么牛郎店好吧!那些下贱的男人只会低了你的身价”“呵…害死他时我就低了自己的身价了”“你……”............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.我推开门时,就见那男人一身名牌西装,他两惊异看我,我点根烟,优雅走了进去…“牛郎怎么下贱了?”我走向莉姐,擦去她脸上的泪珠,那男人盯着我的脸,然后笑了,“文莉,他真的很像…”“你给我闭嘴!!滚!!”她葱玉的手指指向门口,那男人愣了下“文莉!”“要我动手吗?”男人愤恨看我离去。像我?不懂他什么意思。莉姐擦了下泪,坐在沙发里点了根烟,我坐在她身边,静静的陪她,我太了解她了,她难过时千万别和她说话,她掐灭手中的烟,抱紧我,然后大哭起来,第一次,她在我面前脆弱。我了吻她的脸,“傻丫头”不知为何我会冒出这句话,她身体僵住,然后手开始脱我的衣服,她的妖姿总让我欲罢不能……我扯去她的衣服,如这几年我们培养的默契一样,她身上每一个的角落我都比自己的还熟悉,她在我怀里喘息,我抱起她向里房走去,疯狂的要她……事后我点着烟看她熟睡的脸,呵…还记得她迷乱时喊着另一个男人的名字“墨”。说真的,很让人打击,虽然我没什么资格说不满……肉体的交易而已,我穿上衣服,走了出去,店内灯光喧嚣…弥烂的欲望味道四处纷飞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心,莫名空洞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…我走出店门,夜风有点冷,烟点了又被吹灭。突然感觉背后有动静,我刚回头后脑被人一击,玛的!眼前一暗…我心里只有一个想法,大哥,让我抽完烟行不…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..等我醒来时我以为会是在仓库,靠,居然是总统套房??挣扎了一下才发现我被铁链锁住在床沿…这是什么情况?难道绑我的人想SM?门推开之后,进来黑色保镖两边排开,我疑惑谁会绑我时,那男人出现了,是他?我眯起眼睛,这个中年大叔,难道因为莉姐的事怀恨于我?他支开保镖,然后门关起,整个房间就只剩我两…“你想干什么?”说真的,这位大叔挺帅的,怪不得莉姐要做他的情人。他捏起我下巴,“呵,真的挺像他的”我挣开他的手“码的!你***的说清楚行不!我***像谁啊!!”要不是他锁着我双手,我真想给他两拳!他哈哈狂笑起来,“莉姐以前的男人,墨啊,也是原天龙帮帮主……我的哥哥…”…我愣住,墨?我脑袋有种空白的错觉,突然想笑,我是替代品??原来是这样?!“你想怎样?”我看着他,他挑起我下巴,“当然是整死你!!”他的声音就像地狱的悲音,我心底一颤,他要我死?“不过,我到想试试上你的感觉如何?”他撕开我的衣服,娘类,死之前还要被变态大叔奸!!我***的太悲催了……他的吻密密麻麻落在我身上,恶心啊,耻辱啊!我死的心都有了。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砰…”门被人撞开,几个保镖被踹了进来,晨恩如鬼魅的死神出现在门口,“放开他!”晨恩居然掏出枪来指着骑在我身上大叔,我呆住了,晨恩,不要太帅的出场,那个死作者不会让你有好下场的。大叔也呆住了,“那个,别冲动啊,我放开他”他解开了我的锁时,我***挥给了他一拳又踹了他一脚才解恨,“夜,趁人没来,快走!”于是我和晨恩开始了亡命奔逃……妈的!我们冲下楼梯,大叔的手下已经赶到,只能走后门,靠那个靠,老子当个牛郎怎么就扮演古惑仔去了….............!!..!............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给我活抓他们!”大叔一脸杀人表情的追来,“晨恩,你不是有枪么,开枪啊!”“不是我不想开,这是玩具枪啊…怎么开?”我汗!娘类,天要灭我!!…这时候已经接近凌晨三四点,周围除了那些午夜动物的人之外,街坊都熄灯睡觉了。而这时我和晨恩的奔跑声,还有后面紧追的一群人在夜色中格外醒目。“我们进胡同里!”“砰…”我愣住,那是枪声!妈的,不是说活捉么,居然开枪!“快!”我拉起晨恩发现他的不对劲,他冷汗直冒,更糟的是,他的手臂流血了……“你,你中枪了***的也不吭声…!!”他脸色苍白惊恐的看着我“那个,我晕血”然后,咚~倒向了我……大哥,我们是在逃命啊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有木有搞错!!!!!没法,我只有背起他继续以惊人的体力跑进胡同里,把他们甩开……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         .“夜,你们这是?”在拐角处居然遇见了以前一起上班的安,他身边正是当年把他包走的富婆蓝佩,他们都是熟人,我终于松口气,“你们有车没,快,晨恩他中枪了…”安看出情况危急没说什么带我们去他停车处,我们立马回<狂>,我知道只有莉姐能救我们……..........!..★★★★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莉姐”我们下了车,就见莉姐在门口候着,我想一定是安做的,“你……晨恩他……”“莉姐,快救他…我…”头晕眩起来…妈的,以后做完床上运动可不能再这么跑了…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夜,”“夜…醒醒…”.......我醒来时发现我躺在莉姐的床上,我立马起身,“晨恩!”我的反应只有晨恩怎么样了,莉姐从房外走来,见我醒来松了口气,“晨恩呢?”我紧张问她,她看着我,“跟我来”。我们走出房间,弯曲的走廊,我感觉不对劲,这条路,是通向专门鞭打背叛狂的牛郎的房间。我惊起心酸,“莉姐,你把他怎么了…”…她叹了口气“他可是我的招牌,我会对他怎样?”她推开门,“你自己看吧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走进房里,空旷的房间晨恩被绑在木架上,两边是两个穿白大褂的医生,“这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”“他身上中的枪上含有麻醉性毒品……”“毒品?”我后退几步……毒品?…他昏睡在木架上,医生叹了口气,“打枪的人手段太毒了,把海洛因混在弹头里,弹中肉里时毒素会混进血液中……这样…瘾就无法戒,一直到死…”我没法心平气静的听医生说下去,什么无法戒毒!瘾发的痛苦会折磨他至死!我现在只想杀了那个男人!!“我要杀了他!啊…!妈的!我***不杀他我不配做晨恩的兄弟!”我冲了出去,莉姐拉住我“别冲动,他可是现任黑帮老大!就凭你?”“我不管!”莉姐一个擒拿手就把我按在墙上,“莉姐…你放开我!我要杀了他!”“拍!”莉姐给了我后脑勺一掌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最近怎么老被打晕…….........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..    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夜,求你给我…我受不了了……”晨恩死死的抓住我,他冷汗外冒,俊美面容泛白,“不……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?忍忍就过了…对…喝酒,喝酒可以麻弊毒瘾带给他的痛…我拿起红酒往他嘴里灌…他挣扎被我按在墙上,我痛苦看着他受折磨,因为我,他才会受这样的苦…恨自己…心因为他而撕扯的疼…我把酒瓶甩开,他吐出来了几口倒在床上,看来他很容易醉……他嘴里喃喃的喊着衿梦…梦儿…全是他未婚妻的名字,我恼气的抓着头发,妈的!我该怎么办…他钱快凑起了,他都快自由了…结束他的牛郎生活结果的,因为救我害了他!!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坐在床沿边,医生说毒瘾会越来越严重,最后,噬毒而死……我看着他,凌乱的头发遮不住他的秀美…近似女人脸部的柔软线条…他薄唇微张…我喉咙干涩起来…手不由得去抚他的脸…他突然抓起了我的手“梦儿…我们很快就能永远在一起了…很快…”他喃喃而无助的模样顺间让我崩溃…我松开他紧握我的手,不料他却反射性的抱住我,“梦儿…我爱你!”梦你妹啊!我是夜!我想推开他时…一件惊悚的事发生了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娘类,他吻了我!想不到他力气这么大,难道意识不清的人都有这潜力…?心脏雀跃的跳动,他的吻里有淡淡的酒味,我好像也醉了,不然我怎么会因为他的碰触而有感觉…我是同性恋吗?不是吧!正当我纠结万分时他把我压倒了…不过,问下作者,为什么每次都是被男人推倒…而且都是替代品,我难不成是小受??他的吻从耳畔落在脖颈…他开始脱我衣服,“撕…”靠,他含住了我的红点,我倒吸一口气…大哥我没女人那种胸部,你用不着揉咬…不行!我们不能这样!!他不清醒,可我清醒,我不能这么受不了诱惑!“梦儿,我好难受…难受…”他像孩子一样柔弱到我心底…他苍白的脸我才意识到,他会突然发情,意识不清,全是因为毒性又发作了。我闭上眼搂紧他,就让我们疯狂一晚,还是我来反扑吧,我把他压倒在身下,吻上他的红唇,晨恩,我爱你…我脱去他的衣物,两人赤、**见,就让我堕落一次自私一次“啊…”他尖叫出声,我***真是同人!这次我确定了,不然我挺他时怎么比和女人做还兴奋……第二天清晨,房间里还残留昨晚的疯狂…我偏头就见他在我身旁熟睡,一个激灵我立马爬了起来,靠!他醒了我该怎么说!!对了,他完全没意识不是吗?可能不知道怎么回事…我穿起衣物,洗漱完毕立马跑掉…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叮…”电话声把正在酒吧喝酒的我弄醒了,我一看是晨恩打来了就吓得手软…他不会发现了吧?我奥脑的抓头,不过还是接了…“夜,你现在有空吗?我想叫你替我去看看梦儿…你知道我…”“好,你好好休息,有事电话联系”,我暗自松了口气,衿梦?心突然就痛了…因为他爱得是那个女人…他爱她啊…..
    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           .我还是去了医院,穿得还是人模狗样,呵,自嘲的笑了笑,吹了个口哨给女护士,看了她们羞红的脸压抑心情好了一点…我拿着水果进了病房,衿梦微笑着看我,“是夜大哥啊,晨恩怎么没来呢”我把水果放在桌头…叹口气…“晨恩他出差去了,没法啊,为了赚你的医药费…”我坐在她旁边拿起苹果开始削皮,“我总是连累他……”她低下头,一片阴霾,“怎么会呢,你是他最甜蜜的包袱…”她又开心的笑了起来,我把削好的苹果递给她,“夜哥哥…我明天就要动手术了……晨恩他能来吗?”我愣了一下,他那种状况…“不怕啊,还有夜哥哥陪你,等你把病治好,你就可以嫁给他了…呵呵…衿梦这么漂亮,穿婚纱一定很美……”她病态的脸上溢满了幸福………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 我走出病房后,谁也不见女孩脸上的笑渐渐阴冷…一个男人从房外走进,“呵…快到时机了吧”男人走向她,把她搂在怀里,开始吻她…“很快…等计划完成…那笔钱就是我们的了……”女人在他怀里娇喘,他开始脱去她的衣物…“呃,不要啦…会有护士看见…”“放心,我打点好一切了…”“啊…你坏哦…”..............★…★…★…★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这是我照顾晨恩一个月来第一次去见莉姐,是那个男人害了晨恩,而莉姐,我不清楚她是什么立场…她还是那副迷人的样子,修长的双腿,引人犯罪的胸部…她见到我,愣了下…然后转身上楼,我随后也跟上…才到转角处,她独特的香水味就向我扑来,我被她按在房门上,然后被她狂野的吻…她细嫩的手放进我裤头里,靠…我小弟很不争气的硬了…………我揉捏着她的柔软,她在我耳边喘息,“该死的,你现在才回来,我想死你了…”我把她横抱起走入房间,把她扔床上开始脱衣服,她眼里全是氤氲的欲望,当我进入她的天堂时为何我没有了以前的兴奋,晨恩俊美的脸闪过我脑海……我猛的推开了她…“夜!你干什么!!”我看着莉姐欲求不满的样子,心底一惊,“对不起莉姐,我这几天照顾晨恩,有点累了…”我抚了抚脑袋,她看了看我,骂了一句走进浴室。该死的!我中毒太深了吗?晨恩…晨恩…我脑子想的全是他…妈的!我穿起衣服离开了<狂>…………★★★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回到公寓里,晨恩在厨房里忙活,他挺拔的身姿围着围裙,有点搞笑可我心底却涌起了暖流…“你回来了,我做了晚餐,马上就好了…”我脱去外套在餐桌上等他的到来。“吃吃,我手艺应该不错…好久没下厨了…”他放下一盘肉丝,坐在我对面。“恩,不错…”我挟了块肉放嘴里。热气氤氲的饭热里我看到他俊美脸上的温暖微笑…多久了…母亲死后吧…没有人再为我做一顿饭了…十七岁时,父亲酗酒过度,鞭打我时死去…他的仇家找上我,我过着沿街乞讨逃命的生活…只到遇上莉姐…“怎么了…哭…你哭了…”“没啦…感动你的晚餐”他轻轻浅笑起来………我不敢去看他的眼…太澄澈,那倒影里的我是有多肮脏,他没有问昨晚的事…我没有勇气面对那样一个我,不敢去探究他知道了还是完全没印象…“明天,梦儿就要动手术,你能代我去吗?我没法,我怕毒瘾犯…”“晨恩,其实你去看她也没事啊,毒瘾不可能时时犯啊…”“夜…”他低下头“我不想…也没勇气…”他握紧拳头,“我…一个快死的人…最好渐渐远离她…最好…她忘了我,以后没我的日子…她也能幸福…”“啪”我把碗重重放下,拍桌站起“你不准说死!!”心…痛,他这个样子像拿刀在我心头搅,意识到死这个词,我就感觉我没勇气想活…他会离开我,离开我“你***的再说死!我就陪你一起死……”我俯视看他,他绝美脸上覆满惊讶,“呵,夜…别闹了,我们是兄弟,记得明年带束花给我…”他巧笑掩盖眼里的悲伤。“刷~”我掀起桌子,哐…他做饭菜洒了一地,白磁碗在水泥地板碎得唯美…“我***说了,你不准说死!不准不准不准!”“夜…你怎么了…”我狠狠把他抱在怀里,“知道吗?我只有你这么个兄弟…你不准死…”他不会知道,我脸上的泪水流得更猛,他不会知道,我发现我有多爱他,他不会知道,我也不会让他知道….!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……★★★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站在手术室外,等着衿梦的手术结果,我靠在墙上百无聊赖,点根烟被那护士小姐给灭掉,更郁闷,我随便逛逛算拉,上了二楼,随处看看,“事情办好没,”“恩,那男人还守在手术室外…”“哼,碍眼…”“要不,直接告诉他真相好了,反正晨恩快死了!!”我立在原地,转角处,主治医生门口,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,一个抽着烟的女人……那个女人,不该是此刻动手术的衿梦吗?……谁…谁能告诉我…这是神马情况!!!……………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回到了手术室门口,红灯灭了,我静等医生把所谓的“病人”衿梦推出,“先生,手术很成功,病人会被送往加护病房,等她清醒就可以出院”。我点了点头,这与我说话的不过三十的男医生不正是和衿梦在的那男的吗?一切天衣无缝,到底他们是什么人,可以安排得这么自然…他们不可能单纯是想晨恩死,得到他的保险费而已吧…到底有什么阴谋…我不能打草惊蛇,得暗中观察那个女人………………★★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打开公寓的门,“哌…”脚下有什么东西被踩碎…试管…?妈的!晨恩……我找到缩在角落成一团的他,“晨恩…你疯了…那些药剂会加速…”“我知道…”他细碎如呓语的声音显得那么无力…“我就是想早点死…”“你…”我扒开他的头发,他憔悴的全是汗渍的脸说明之前他忍得有多痛苦…我一脚踢开他身旁的那些针管,把他紧紧抱起,“晨恩,对不起,不该让你一个人面对…不怕了,以后有我陪你…有我…”他在我怀里的感觉漂渺得不真实,仿弗随时会飞离。“呵…虚伪…!”他一把推开我,我呆住?虚伪…?“晨恩你怎么了…”“衿梦来过了…我就像个傻子!”我惊讶后退,“我***的就一傻子…她来过了…根本就没病…她骗了我…骗了我整整两年…她早变心了…变了…我却还***那么傻傻爱她…爱到为她卑贱…为她出卖灵魂…呵…呵…我傻啊…还不如死了痛快…”他摇摇欲坠的身体,周身布满绝望的气息,“晨恩…”“你丫的别叫我名!你明明知道了她骗我为什么不告诉我…”“我,我是怕…”“闭嘴!什么狗日的兄弟!我活着干什么!”我忽略他手中还捏着针管,此时他正对自己的心脏…“不…晨恩…!”鲜血如花漂洒,溅了地表一地……窗外夜色正浓,是谁在轻唱…君为君生…两生两错…(唉…到底死还是不死啊…考虑中)……………★★★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躺在白的病床上,那刀刻的脸早已失去了往日的光彩。我站在窗边,眺望着远处,手中的烟灭了又点…衿梦…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…心里的妒恨第一次那么汹涌………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可我没想到的是,那女人却先来找我了,我站在公寓门口,看着房内一片狼籍,眼神落到坐在我沙发上的男人身上,还有站在一旁一身性感的衿梦…男人把烟灭了,眼神扫向我。“回来了,北夜先生可让我们久等了。”我无视门口的保镖走了进去。看这阵势我更肯定他们是黑帮的人,可晨恩和黑帮有什么关系…“夜先生不要急于仇视我们。我是来和你做交易的。”“呵…你们能和我做什么交易,笑话!”衿梦也冷笑一声“如果说……我们有可以抑制晨恩毒瘾的药呢?”药?我眯起眼,冲动的揪起那男人的前领“你***说得是真的!!敢骗我我杀了你们!”“我们没必要骗你,”他推开我,向衿梦示意,衿梦便从她身旁的箱子里拿出了一管红色药液。“忘了介绍,我叫蘅,是天龙帮的副帮主…”我不意外他是黑帮的,看他样子就和那色鬼大叔有点像,“所以,我二哥能弄毒子弹,我就能弄到抑它的药”我沉思了片刻。“说吧,要我做什么……”他两人嘴角扬起笑。“去和我二哥睡一晚就行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呆住…那个男人…想起那天他猥琐的脸我就恶心…可笑,居然要我自愿陪睡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牛郎,不就是做这行的吗?”衿梦讽刺的看我,我把烟踩熄在脚下…这个女人,她为了钱与蘅两年前就勾结…我的傻晨恩,为了你,我陪个老头又何防。可我们谁也没想到,晨恩,就站在门口,他瘦弱的如风都能把他吹走…他手紧紧握住拳头。北夜…谢谢你,可是没必要为了他而逼自己。他转身离去,屋内的人根本没发觉曾有人来过。他走在大街上,那段小时候的回忆他无法忘却,却是他一直不愿想起…他的妈妈是那个男人逼死的,为了把他抢回去,而那个男人就是天龙帮的原帮主墨,他的亲生父亲。他曾生活在帮里一段时间。后来因为文莉和二叔联手谋权,墨死了,他趁乱逃了。最后被孤儿院的院长救了。他第一次见莉姐就知他逃不了命运的安排。二叔和三叔自然想除他,才有了梦的背叛和设计,可等他明白,却来不及了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寒风瑟骨,在大街的灯红酒绿之中,他靠墙滑落,颓废在夜色中颤抖,他的右手的拇指上一直戴着银环戒,他取下戒指握在手心。墨临死前把戒指塞在他手里,要他谨记,能逃多远就多远,最好永远不要回到黑帮,虽然那刻他死在自己面前他也仍恨他杀了母亲。不过此刻他又感激,因为,这戒指等于天龙帮的权力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北夜…不会再让你为我累了…★★★…★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一身黑色劲装,冷漠站在华丽的厅内,周围全是持枪的天龙帮成员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敢私闯天龙帮,你小子活腻了…快!去请帮主…”晨恩脸色依然苍白,但那股冷烈的气势却震慑全场。“如果,我是来取回我应有的呢……”他缓缓亮出戒指…“天…那是丢失已久的龙戒!”“你确定!!”“我肯定”“他是什么人!”他嘴角轻扬,绝世的容颜里迷倒众生的微笑,“见龙戒如见墨龙本人…你们可从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大结局了…谢谢大家支持,还有我的小粉丝们…)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穿着浴袍,红唇艳眸,曼妙的身姿走向他,尽管床上那男人让我恶心想吐,身上的每个毛孔都在抗议他的存在,我深呼吸、他是萝卜!萝卜!他冷冷的笑,扶起我下巴…“可悲啊,你当初那一脚之仇今晚该报了”他把我按在床上,我闭上眼,大哥,留我个全尸就行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只要能让晨恩多活一天…哪怕一天,他在我身旁就行…什么代价我都愿意…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门外突然传来声响,接着“砰”的一声一个男人被人打趴了扔进来,居然是副帮主蘅。走进来的人两字排开,门口处便出现了一抹黑色身影,那么漂渺而不真实,我的眼眶突然湿了,晨恩…身旁的男人意识到危险立即把我抓住当人质。“墨晨恩…动作这么慢…你都中了毒瘾还能打能跳,不愧是我侄子…”他用力捏着我的喉,真怕他一不留神把我捏死了。“我本来无意争夺,是你们逼的…不过我后悔这么晚才发现!”我脑袋一片混乱,什么侄子?难道……晨恩病态苍白的脸上全是冷烈“看我的枪快还是你的手快!”他步步逼近使男人慌了!“妈的!”他说完直接从窗子翻了下去。晨恩没有去追他,扶起咳嗽的我。“夜,没事吧”“没事…你怎么会…”他弹了下我额头,“穿起衣服,快走,他一定搬救兵了…以后再解释…”他眼里宠溺的光是不是我的幻觉…有什么不一样了…


……★★★★…………………
       …晨恩拉着我冲出包围,“妈的,没想到他的手下还有这么多!!”他扔给我一把枪,“这次不是玩具枪了”夜风刮得冷冽,他浅色发丝在风中轻扬,俊美的脸上沾染了几滴血,显得如此邪魅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晨恩…你知道我的爱吗?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…★“墨晨恩,别以为你拿着那破戒指我就怕你!今晚,凡是跟了墨晨恩的那些人,格杀勿论!”那个男人身后一群人,嚣张的喧叫。我和晨恩背靠背手持枪,妈的,做为男一号我容易嘛我,又是牛郎又是黑帮!!应付完女人又对付男人,我手心里全是冷汗,突然感觉到晨恩发抖的身体!我扶住他,别告诉我是他毒瘾发了,他微笑看我,拿起他衣服里的针管给自己注射。我想阻止,可在这时候也只有这么做了。“对不起…我…”“我都知道了,衿梦的药是假的,你不用为了我……”“晨恩…”“别像个女人一样,快走,趁我还行。”我点了点头,这边的兄弟也都快不行了,也只有退了。“砰”“砰”周围全是枪声,要全身而退有点难,怎么办……“你快走,我反正是快死的人了…咳”“不,我们是兄弟!”“听话!”他抓紧我,“不然,我们都得死!”我才不管他讲什么鸟就是要和他一起走…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♂“砰”“北夜!小心!”“不!”“晨恩!”他反身抱住我,这是他第二次主动抱我,却是以生命的代价……我感觉得到枪在他背后的穿射,颤到我心底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夜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接住他向下滑的身躯,不,这不是真的!!把他拥在怀里,他苍白的脸嘴角盛开的殷红,脸上依然挂着笑“不…晨恩…你不能离开我…不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抚着他的脸,地下已被他的鲜血染红,仿若盛开的荼糜,那般令人绞痛……他眼眸里全是解脱,张了张嘴仿若要说什么最后却深深的看了我一眼,嘴角的笑那般美艳,刺痛了我的眼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紧紧的抱住他,想留住他身体的温暖,可他的身体还是缓缓开始僵硬……“不…啊…啊、不…晨恩…!!”咆啸自我口中奔脱而出,就像有人将我身心掏空…呼啦漏着风的疼…晨恩…我的晨恩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…一滴…两滴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的泪水滴在他冰冷的脸上,散开了一片红晕…感觉到了吗?晨恩…我的痛我的爱……我把他平放在地表,亲吻他额头,仿佛他没死去…只是睡着拉……我冷冷的看着包围我的人群…握紧枪…“你们统统陪葬!!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★★★★……★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梦里一片清明…他有着刀刻的眉眼,魔鬼邪魅俊美的面孔,他站在樱花树下,世界一片粉红花瓣飞扬…我看着他轻笑…他眸里有着我的身影,我喊他,晨恩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醒来我呆呆的躺在病床上,我不知我怎么活过来的,只记得好多血…杀了好多人…莉姐推门而入看见我醒,叹了口气。原来是她救了我。“我把晨恩葬了,有空你去看他…都睡了五天了。我以为你不会醒了…”她美眸里有着泪光,原来,她真的会关心我。我看向窗外,树影沙沙…“莉姐,借我你的人用用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记得…那个女人还没有死…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★★↑★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一脚踹开酒店的房门时,赤露的男女立马分开,“你、你们是谁…”“砰”我抬枪结束了那男人的生命。衿梦尖声回荡,我冷冷的看着她然后把枪对准她脑袋,她立马不动了僵在那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别冲动…北夜,至少我们相识一场”“我宁愿不认识你。”她立马爬了过来抱住我大腿,摇尾乞怜像条狗。晨恩…你好傻。这女人值吗?我狠狠的一脚把她踢开,她痛苦尖叫,我扯起她的凌乱的长发,“我把你杀死一万次也不抵他对你付出那么多的零头!!!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想起了那男孩提到衿梦时满脸幸福的样子、他为她出卖自己那份疼痛的隐忍…“衿梦,你好狠的心!”“你懂什么!没钱的日子我过够了!难道你不是为了钱才做牛郎的吗?”我一愣,松开手。是啊,我有什么权力说她错呢。我转身,点然一根烟。对跟我来的那十个男人说“她,归你们玩了”“不、不要、北夜,你不可以这么做!啊……”我无视她惊恐的尖叫,衿梦,因为他爱你,我留你痛苦的活在世上,一如我般的痛苦。~★★★★★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一身黑衣站在一片荼糜花海之中,面前,是他孤傲的坟。我半跪将红酒拿出来倒了两杯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亲爱的,我来看你了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照片中的他眉眼阳光的看我,我把脸贴在他冰冷的墓碑上,心抽着的疼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说,我怎么就爱上你了呢?”“我不做牛郎了,明天我就要离开这座城了…”“放心,每年我都会回来看你的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直接坐在地上,拿起酒瓶喝了起来,晨恩……晨恩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▲■★雨纷纷扬扬而下,男人靠在墓碑边沉沉睡去,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不见周围已被雨溅湿只有他所在地是未被溅湿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仿若有人为他撑伞一样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
『完』『别误会,妖是个正常的女生』写完这篇感慨好深… 傀儡.神殿づ总创ゅ苏妖儿 -->

此文不收藏实在可惜、如果您喜欢这些文字、不妨转载或分享给身边的朋友吧、也可以留下你的感慨或者心得哦!
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【责任编辑:爱美】 【打印本页
网友评论 (查看评论 | 发表评论)
>>>
>>>
频道热点
美发
美容
化妆
服装









站点地图 - 本站排名 - 今日流量 - 友情链接 - 网站留言 - 自助发布 - 投稿邮箱:50802317@qq.com
赣ICP备08101473号 管理员QQ:508023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