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美发世界 美容世界 美甲世界 化妆世界 美体世界 服装世界 摄影世界 街拍世界 婚嫁世界 长发世界 居家世界 非主流世界 情感世界
当前位置:美业世界 >> 非主流世界 >> 日志 >>

很抒情的日志:雨中相别

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

很抒情的日志:雨中相别
作者:日志 来源:非主流 更新:2012-11-03

 雨,潇潇下着。
  
  爸说:“儿啊,要记好扣紧雨衣的纽扣。外面雨大,别让雨水漏进雨衣内把衣服也透湿了。”
  
  “哦,爸我会记得的,您放心吧!”我连续地大声喊着,外面雨声喧闹,我怕爸听不清。
  
  爸默默地靠在摩托车旁边,朦胧的细雨把他的背影掩得淡淡的,我好像看见一个灰乎乎的雕像,如铁一般的伫立着。他在望我,望着他的儿子平安无事的坐上车,回家去。汽车将要启动了。这时,我迟疑了一会。我想到上了车,雨衣就收拢着用不着了。也许回到家,天会下雨。我还是先拿着吧。所谓“东边日出西边雨,道是无晴却有晴。”留着自有一用的时候,我暗忖着。但,在乡下,我平日里上下学,遇到雨天,都习惯撑雨伞挡雨,少有穿雨衣。那雨衣带回了家,搁着不用不就是浪费吗。想必爸也会这样认为的。当了摩托车司机这么多年了,爸在外面不知闯了多少风多少雨。每次回家,一看他像槐树的树皮一样黝黑的脸和双手,我的眼边忍不住的飘落着泪花。爸的苦我是深有体会的。别犹豫了,车快开了。于是,我匆匆的从座位走了下来,挨到汽车的门口。这时,我紧紧地拿着雨衣,不想它被乱风刮走。因为它对我来说是爸给我的珍贵的纪念品,而在爸的眼中它是工作的好伙伴。一定要把它交给爸,他需要它。留与给的概念一直在我心里挣扎。哎,不管了,交给爸吧,他需要它。
  
  不久,只模糊的听见爸急急地说了一些话,细细的,大抵意思是叫我不要回头,外面,雨可大了!我还是没有放下手中的雨衣。我真的很想把雨衣亲自交给爸的手中,他的厚厚的刻下有好几处伤疤的花痕的手掌。
  
  我再次呼唤着爸,并探出大半个身子,露在雨滴下,手中微微拿起雨衣向爸的那一边挥摆,希望他从自己的手中接走。突然,汽车开动了。我的心变得紧乱起来。看着车子就要离开了。迫不得已之下,我走出了车门口的最外的边线上,密密的雨点,把我的大部分的衣服弄湿了。终于,我的这一举动,他见着了。可他仍不肯收下这件雨衣,执意要我留下它。也许以后真的管用得着的,无奈之下,我还是破灭了最后的那一点点希望回了车里。这时,爸也坐上了摩托车,缓缓地迂转车头,朝另一个方向开去了。
  
  大道上,雨下得更猛了。重重的拍着车窗,发出沉闷的杂音。爸的背影也渐渐地消失在浓浓的雨雾中。
  
  回望车后,只见一层又一层的水花飞溅起来,夹着万般缠绵的烟雾,人影,高楼,隐没其中。而在我的耳际,隐隐约约的萦绕着那一句话:“儿啊,要记好扣实雨衣的纽扣,外面雨大,别让雨水漏进雨衣内把衣服也淋湿了。”
  
  自从我俩别离后,这一别,就成了我和爸最后一面的相见。一个星期后,爸在一次载客的行途中出事了,撞爸的是一辆坚硬的,厚重的大货车。单薄,消瘦的肢体在飞驰,疯狂的车的冲击下,瞬间,撕心的惨叫一声,一滩的血腥飞溅在路面的四周。爸倒了。爸真的倒了,永远的倒下了。失事的货车司机下车了,站在一旁,好像魂魄惊飞了,而眼溜溜的呆呆地看着倒在血泊中的躯体。过往的车辆,也停下来了。整条车道暂时停止了运作,密密麻麻的车,塞成一条弯曲的长龙。住脚的车群不停地鸣笛,有的是小轿车的,有的是骑摩托车的,有的是运货的面包车的,嘈杂之声混成一片。大家都自然地伸着头,嘴里像是说些什么诅咒,叹息的话语,又好奇地望着路面上面目模糊,满身血迹斑斑的人,他已停止了心跳。
  
  这场事故发生许久后,救护车来了,交警也来了。交警一边停息了等着急躁的司机的吵闹,另置出一边道路让车分流的走。
  
  很快,爸的躯体被紧紧地戴着口罩的救护员用力地抬上了车缓缓地运走了、、、、、、
  
  暮已降,天又下起了蒙蒙细雨。看着这雨幕,我又想起了那天大道上雨中相别的爸,还有他的背影。

 


【责任编辑:爱美】 【打印本页
网友评论 (查看评论 | 发表评论)
>>>
>>>
频道热点
非主
美发
化妆
服装









站点地图 - 本站排名 - 今日流量 - 友情链接 - 网站留言 - 自助发布 - 投稿邮箱:50802317@qq.com
赣ICP备08101473号 管理员QQ:50802317